正文 第二千四百五十三章 诸葛孔明计夺土埂(13)

目录:三国之鬼神无双| 作者:坐井观天的青蛙| 类别:都市言情
    张郃此下手中没了长兵器,只有宝弓在手,眼见四周天刹魔军将士扑杀过来,不由面色一变,转而愤怒地大骂道。

    “哈哈哈!!所谓兵不厌诈,这下看你往哪里逃去!!今日一战,就算输了,但若能擒住你这狗贼,倒也不亏了!!”张飞闻言,纵声大笑,却是故意去激怒张郃。张郃麾下飞狮军见状,也纷纷大骂无耻,并且也不由急躁起来,各个皆想望张郃处救,但却遭到了天刹魔军地生猛阻击。就在这战况急转直落之际,蓦然一处忽然听得阵阵惨烈的厮杀声,张飞听了,不由面色一变,速往那传来惨烈厮杀声处望去,果不其然,正见一彪人马杀入了天刹魔军的阵中,而且攻势迅猛,势不可挡!!

    却看,那一角厮杀之处,正见甘宁满脸血迹,鲲目圆瞪,声声怒吼,如同雷鸣,手中的鲲鹏宝刀更是舞得密不透风。而在他身后的锦帆将士亦是好不骁勇,各个玩命厮杀,随着甘宁悍然挺进。却说天刹魔军身为张飞麾下心腹,自然都是一等一的精锐,但在刚刚众人的注意力几乎都在张郃以及他那支飞狮军身上,因此当甘宁率兵袭击过来时,天刹魔军的将士根本反应不及。

    “可恶呀!!!那鼠贼又来坏老子好事!!”张飞很快就看到了甘宁的身影,想到甘宁屡屡与他作对,顿时面容便狰狞起来,环目凶光爆射,大声吼罢,一拍战马,却是先往张郃杀了过去。另一边,却见张郃挥弓或打或扫,意图挣脱出天刹魔军的围扑。此时张郃却也察觉到有一支援兵正往来救,不由心神一震,速速喊道:“飞狮军将士听令,全力突击,与来救援的人马会合!!”

    张郃此言一出,那些正是厮杀的飞狮军将士立即纷纷奋然发作起来。

    张飞见状,自然是心急如焚,正冲向张郃之际,陡听一声弓弦乍响,吓得张飞不由连忙抖数精神,但很快他就察觉自己面前并无动静,这才知道自己被张郃所诈,气得都要炸了,嗷嗷怒骂,看那样子似要将张郃撕开两半。

    就在此际,蓦然杀声激荡,铺天盖地,更有排山倒海般的卷席之势。瞬间,张飞以及其麾下的天刹魔军将士全都霍然色变,并且很快便听有燕军的将士在附近纷纷大喊,说贼军的大部人马杀了上来。张飞一听,气得钢齿都要咬碎,殊不知这时他坐下战马忽然凄厉地啼鸣一声,似乎再也无力再承受张飞的重量,往一旁倒去。张飞一时反应不及,也随同战马一起摔落,滚了几圈后,急是翻身起来,投眼望去,那战马竟然已生生地累死过去了。

    “该死!!该死~~!!该死啊~~~!!!”张飞见状,一肚子的怨怒之气可谓是无处发作。就在此时,忽见一支人马从左侧急奔过来,张飞望去,正见是张苞。

    “爹爹!!眼下时势不妙,兼之将士们都是筋疲力尽,不宜久战,还是速撤罢!!”张苞疾声喊道,很快又察觉到张飞的战马口吐白沫,竟已死去,不由一惊,连忙下马,向张飞喊道:“爹爹你先用孩儿的战马,孩儿替你断后!!”

    “嗯!!?”张飞听话,却是冷色喊了一声,满脸皆是怨气,不愿离开的样子。

    “爹爹!!”张苞自然知道张飞的心思,不由又急喊一声。张飞怒瞪环目,这一瞪立刻把张苞瞪得不敢说话。可这时,却听敌军声势更劲,飞狮军的将士更是士气高涨,突兀正见一员飞狮军的将领,从人丛之中突破而出,并带着几人杀向了张飞。

    “滚开!!”张飞见状,扯声便吼,那声音如同狂狮咆哮,具备万兽之王的绝对威严,那杀来的飞狮军将领顿是神色勃然大变,忽觉心血狂涌,紧接竟口鼻皆喷出血来。至于在他身后的那几人,亦是纷纷惨叫,似乎十分痛苦。这时,张飞猝是纵身一跃,杀向了那杀来的飞狮军将领。那飞狮军将领整个人如同虚脱,眼见张飞扑来,根本来不及反应,紧接便被张飞一脚踹飞,并抢去了战马。

    “传我号令,全军速撤~~!!”张飞夺了战马后,便扯声大吼,充满不甘和怨恨的吼声,如同一巨大的洪钟在轰然震荡,响彻天地。

    “嘿嘿,那张屠夫要撤了!!飞狮将军,这可是将其擒下的好机会!!你我要不要联手?”此时,却看乱军一处,甘宁双眸乍射出两道精光,笑盈盈地向正引兵奔赶而来的张郃喊道。

    张郃听话,面色不由微微一变,眼神里隐约露出几分犹豫之色。毕竟他刚刚才从虎口脱险,张飞的可怕还未从他心头散去。最重要地是,他的体力也所剩无几了。同时,张郃却也不禁诧异起甘宁的体力,甘宁今日经历的厮杀也是不少,照道理也应该筋疲力尽了。

    “机会难得!所谓富贵险中求,若换了是我,纵死也要搏上一搏!!”甘宁似乎看出了张郃的考虑,咧嘴笑得更是灿烂起来。话说甘宁当年本就是纵横九江的海贼之首,在海上凶险难料,但甘宁从没害怕过,但凡出动,必有所得,故令海上其他海贼以及官兵都是闻风丧胆。

    张郃闻言,眼神乍是一亮,忽然间气势一涨,震色道:“竟然甘将军有此志,郃又岂能退缩!?”

    “哈哈哈~~!!张将军果真是英雄人物!!弟兄们听令,紧随我和张将军,随我俩一同去擒那杀猪屠夫!!”甘宁听话,不由大喜,扯声喊道,气势惊人。张郃也不怠慢,一凝色,也迅速向身后的飞狮军将士吩咐起来。于是,锦帆、飞狮两支人马皆是大受鼓舞,很快便随着甘宁以及张郃两人开始了反扑之势。

    与此同时,正率领大军的姜维也察觉到燕军要撤,精神大震,喝令全军扑杀。众将士无不激奋,都想要取得战功,纷纷争相恐后地杀扑上去。反观燕军因此时已经十分疲乏,根本挡不住马军生猛的反扑之势,一部部人马纷纷被杀得溃散,被擒去的更是不计其数。

    两柱香后,却看张飞带着一干残兵败将正往后撤走,这时蓦然杀声激荡,并有道道骂声。张飞听了不由面色一变,正见后方有两支人马凶悍杀突而来,左右两将分别是张郃以及甘宁。张飞看得眼切,不由面色一变,气得咬牙切齿,可无奈此时已无力再去厮杀。

    “爹爹莫慌!!孩儿这就去拦住那两支贼军!!”这时,在张飞身旁的张苞,陡然面色一震,双眸闪亮光芒,露出坚定无畏之色。

    张飞一听,却是心惊,忙瞪起环目,怒吼道:“臭小子眼下不是你逞强的时候,废话少说,你若敢离开老子半丈距离,老子便打断你的狗腿!!”

    张苞闻言,如同被泼了一盘冷水,本是壮起的气势瞬间衰弱下来,低头不语。

    这时,前方忽然响起阵阵喊声,并有鼓号齐鸣。张飞一听,连忙扭头望去,正见前方不远旌旗林立,其中一面‘方’字飞龙旗帜尤为显眼。张飞一看,便知方悦引援兵赶到,连忙震色大喊:“众人莫慌,援兵以至,众人速速赶往会合,若到时贼军胆敢追来,那就拼个玉石俱焚!!”

    张飞面色凶戾狰狞,双眸尽是可怕的骇人光芒,看样子是果真打定了心思想要搏命。在张飞身旁的一干将士听了,也是心怀愤怨和不甘,纷纷震色应和。

    此时,却看那两支正往张飞那支残军快速杀去的人马中。左边一将正是甘宁,此时见得燕军援兵来到,不由面色一紧,下意识地往张郃处望去。张郃也是面色沉凝,眯起眼睛,忽然似乎有了主意,震色向甘宁喊道:“甘将军,敌军援兵已至,那杀猪屠夫虽然已是强弩之末,但若是搏命起来,恐怕就算你我联手也不能够迅速将其拿下。到时一旦彼军援兵杀至,你我反倒会陷入敌军的包围之中。”

    甘宁听话,面色一变,并很快扭头看向张飞那处,瞪大了眼睛,满脸皆是不甘之色,遂回头向张郃大喊道:“张将军眼下还有机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拼了吧!!”

    眼看甘宁面上露出几分狂躁之色,张郃却反而更是坚定了自己的决定,斩钉截铁般地应道:“不可!!眼下你我还有你我的麾下皆是筋疲力尽,冒险不得!!众人听令,速速撤回!!”

    张郃说罢,不等甘宁回话,便是速拔战马,转马往一旁道路撤回。

    “你!!哼~~!!!”甘宁眼见张郃不等自己回应,便是先撤,不由心头一恼,瞪眼喝道。可此时却看一干飞狮军将士也纷纷行动起来,转马追向了张郃。甘宁见状,气得不由咬牙,但最终还是没有继续勉强下去,向身后的锦帆将士下令撤军。

百盛娱乐

百盛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