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一拳

目录:醉迷红楼| 作者:屋外风吹凉| 类别:百盛娱乐
    临时召开的紧急午朝散去了。

    毕竟牵涉太广,太深,太重,不是一时就能决议的。

    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事,一定要布局周全,妥当,否则必生乱事。

    不过,隆正帝虽然并未当场下旨,彻查西南土改归流过程中,文武勾结之事。

    但是,也没有任何人再提议,捉拿苗疆妖女归案。

    这当然不是因为什么正义。

    只是因为蛇娘背后,站着的是那个男人……

    若非如此,这件事怕终归会不了了之。

    甚至连贾环都未必有心思,去为千里之外的无辜苗民们讨公道……

    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

    出了光明殿,贾环看着面色依旧木然的蛇娘,柔声道:“不要急,相信我,这件事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只要你愿意给我时间,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欺负你的坏人。

    我明白你的心思,你是苗疆圣女,心怀苗民。

    我可以给你保证,日后,只要苗民们愿意劳作,我就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苗家的苗刀精湛锋利,金银器具极有特色,刺绣衣着也别有风格,许多苗药更是奇特灵验。

    这些,我都可以派人大量高价收购。

    有了银子,他们就能安居乐业,读书识字。

    只要苗民们学会了秦字,学会了秦法,朝廷便会优先让苗民做官,以苗官治理苗疆。

    蛇娘,苦难虽然伤痛,但总会过去。

    以后,苗疆百姓一定会过上好日子。

    没有土司欺负压迫他们,也没有人再能随意拿走他们的性命。

    蛇娘,我保证,数十万苗民,会因为你,而得到最好的安置。”

    蛇娘闻言,面色终于缓缓生动了些,有了抹生气,她扬起脸,看着贾环,迎上他那双关心怜惜的眼睛,眼神止不住的落下。

    她没有想到,在最绝望、最黑暗也最无助的时候,在她恨不得与这天地与这世间同焚时,还有一人,能这样温暖她冰冷的心。

    一点点,融化她。

    贾环看蛇娘落泪,心里松了口气,面上却作头疼状,道:“罢了罢了,咱现在们就先去杀了何尔泰那个老东西,给你出出气!

    大不了,再被流放三年。

    我带着我老婆孩子,去哪儿不是乐土?

    怕个卵子!

    蛇娘,咱们走,豁出去了,干他丫的!”

    说着,他拉起蛇娘的手,就要往外走。

    贾环身旁、身后路过的人,听到这句话后,差点没把魂儿给吓掉了。

    眼见就有一小黄门挖奔子往后面宫殿狂奔而去……

    贾环却没拉动蛇娘,他回过头“诧异”的看向蛇娘,蛇娘抹了把泪,轻声道:“我信你,就再等等。

    既然知道了仇人是谁,天上地下再无人能救他们的性命,不急这一时。”

    贾环闻言,灿然一笑,道:“对嘛!信我才对!

    你也不想想,这世上有哪个能欺负了我老婆孩子,还能全身而退的。

    不留下他们的脑袋,怕是都以为我是好欺负的。

    蛇娘,回去后,莫再怪苍儿了。

    他才多大一点,就已经那样孝顺懂事了。

    我在他这个年纪,满心思惦记着偷看侍女洗澡……

    都是我这个做爹的不对,没有急早的去寻你们。

    你要怪,就全怪我,好不好?

    是我这个当爹的,当丈夫的不好。

    但我可以跟你保证,以后真的再也不会了!

    再没人能欺负的了你们娘仨……”

    蛇娘闻言,眼圈又红了。

    她虽然武功冠绝当世,她虽然斩杀千人。

    可是,她到底也是女子。

    是一双儿女的娘亲。

    怎会不希望有个强大的男人,能庇护她们母子……

    她从前,并不知道贾环会为她做到这步。

    毕竟,当初是她强上了他,还只是为了解除蛇娘一脉的血脉恶咒。

    而且,还害的他……

    她没有想到,他会这样重视这一双儿女,重视她。

    这一刻,看着贾环如玉般柔和怜爱的眼神,还有放下身段为贾苍求情的讨好模样,蛇娘的心当真融化了。

    她轻轻点点头……

    “耶!!”

    方才在金銮殿上,被满朝朱紫高官围攻呵斥却面不改色,视若无物的男人,此刻却如同孩子般,丝毫不在乎威仪,比划着双指,高兴的跳了起来。

    面上灿烂欢喜的笑容,似一抹温暖的阳光,照进了蛇娘的心房。

    久久不散……

    “走!咱回家看我儿子闺女去!

    哈哈哈!

    没想到我贾老三也有今天!

    以后也能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喽!

    对了蛇娘,报仇讨公道的事都交给我,我一定办的你满意。

    你回头和幼娘一起合计合计,帮我看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怎么除了苍儿和芝儿,这些年就再生不出孩子了呢?

    我还想再给苍儿和芝儿多添几个弟弟妹妹呢!

    这样懂事的孩子,一百个都不嫌够!”

    贾环嘚瑟过后,也不理路人远远的看傻子一样的目光,小声对蛇娘说道。

    蛇娘闻言,面色微微一变,眼神中闪过一抹慌乱,垂下头,轻声道:“好。”

    贾环眼睛微眯,却没有说破什么,他嘿嘿一笑,道:“蛇娘,咱如今也是武宗了!嘿嘿,再交手,一定不会被你按着揍上几个时辰了……”

    “你……”

    蛇娘一直惨白的脸上,浮现了抹晕红。

    她没想到,贾环这个臭不要脸的会如此不要脸!

    敢在这里胡说八道。

    不过,苗女到底风格开放些,还是对着自己儿女的父亲,自己的丈夫……

    蛇娘见周围人都离得远,哼了声,瞥了贾环一眼,不屑道:“你还差的远。”

    这一眼,又有了当年的妖娆感。

    贾环闻言哈哈一笑,道:“走走走,先回家再说!”

    说罢,拉着蛇娘急不可耐的就要往宫外出。

    蛇娘刚刚化开的心里,不禁又好笑又好气。

    但她不是傻子,怎会想不到眼前这个男人根本不可能缺女人,怎可能如此急色。

    这般表现,到底还是为了哄她开心吧。

    人前刚强霸道,人后细腻有趣。

    能有这样一个男人,日子应该会过的极快乐吧……

    蛇娘眼神有些茫然,只觉得,世间变得有些太快,快的她有些头晕……

    “宁侯,宁侯且留步……”

    两人还没出大明宫门,远远的就听到身后有人高呼大喊。

    住了脚,回头看去,不是苏培盛,又是何人?

    苏培盛一大把年纪了,还带着人急奔而来,气喘吁吁,满头大汗道:“宁侯,宁侯且留步。

    陛下,陛下宣宁侯上书房陛见!”

    贾环闻言,眉头皱起,道:“什么事?”

    苏培盛心里苦笑,埋怨还不是你放出的风声太骇人。

    面上却笑道:“八成还是今日之事,陛下已经召集了军机阁五大臣,还有内阁张相爷,杨相爷,陈相爷和胡相爷。”

    贾环哼了声,道:“何尔泰呢?”

    苏培盛低声道:“何相爷已经出宫回家了,陛下派了人去‘照看’他……”

    贾环点点头,又看向蛇娘,道:“你自己能回家不?”

    蛇娘轻轻摇头,道:“我等你。”

    一旁苏培盛看了眼蛇娘后,心里纳罕不已,就是这个女子,让十三王爷那般如临大敌?

    甚至让他调集了五百重甲御林在宫外备着。

    苏培盛笑道:“宁侯,陛下说,听闻苗疆圣女医术奇高,所以问问能不能请这位姑娘去给六皇子看看……”

    贾环闻言,眉尖一挑,看了眼苏培盛后,对蛇娘道:“小六儿是咱家大姐姐生的皇子,出生后,不知哪里出了问题,不会说话。

    幼娘看过后,只说在娘胎里带了热毒,是天生的,她也没法子。

    你去看看?”

    若只是一个六皇子,蛇娘无论如何都不会理会。

    对于朝廷,她心里余恨未消。

    但那孩子既然还是贾环的外甥,她也只能去看看了。

    见她应下后,贾环笑道:“去了凤藻宫,不需客气。若有哪个不开眼的敢惹你,直接动手教他们怎么做人,打杀了算我的!

    不需忍气吞声……”

    蛇娘眼神柔和,可还没说话,一旁的苏培盛就差点哭了,道:“我的小祖宗诶!

    宫里哪个不开眼的还有胆子在凤藻宫里撒野,活腻味了?

    您放心,老奴让人亲自送这位夫人过去。

    有半点闪失,您寻老奴问罪便是。”

    贾环哈哈一笑,握了握蛇娘的手,看着她点点头后,方才同苏培盛大踏步往紫宸书房走去。

    ……

    神京西城,荣国府,荣庆堂。

    董明月抱着一个身着苗族裙裳小女孩,贾兰、贾菌哥俩一手牵着光屁股小贾苍的一只手,一起站在堂内。

    众人面面相觑,先在贾苍身上转了圈,抽抽嘴角后,目光又齐齐落在董明月怀里那个怯怯的女孩子身上。

    贾母问道:“明月,这个丫头是……”

    董明月道:“老太太,她便是贾芝,环郎的女儿。”

    “哗!”

    堂上一片哗然,初入这金碧辉煌的大豪宅内,本就很拘谨的贾芝,见这动静愈发害怕,大眼睛里噙着泪,看向贾苍,唤了声:“哥哥……”

    贾苍见状,忙挣脱贾兰和贾菌的手,站到董明月身前,叉着腿伸开手,大声道:“不许欺负我妹妹,”

    两条小灰腿中间,小麻雀吊打着。

    看到这一幕,贾母和薛姨妈等人,纷纷笑出声来。

    虽然有些无礼,可谁会和这样一个孩子计较?

    更何况,这般小就懂得呵护妹妹,可见是个好孩子。

    众人笑声中,也都是善意的哄笑。

    见此,旁个倒也罢了,都在打量着董明月怀中乖巧可爱的小女孩,稀罕的不得了。

    唯独和贾苍年纪相仿的贾玫,看着有些不爽快。

    他站到贾苍身前,一脸提不起劲儿般的发蔫儿,嗤笑了声,道:“光屁股?不知羞!瞧你都脏成花子了……”

    若只如此,也还好。

    贾苍能忍,只是瞪着他。

    偏贾玫又好死不死的嘲笑贾芝,道:“你穿的是树叶子做的衣服吗?一点都不好看,丑死了。”

    众人闻言,都皱起了眉头。

    贾芝大眼睛里的泪花落了下来,又唤了声:“哥哥……”

    贾苍一张脸涨红,怒视着贾玫,大喊一声:“你敢欺负我妹妹!”

    喊罢,小手握成拳,当着贾玫的面一拳轰上脸去。

    “噗通!”

    贾玫直直的仰面栽倒。

    ……

百盛娱乐

百盛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