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7章

目录:青玄道主| 作者:中原五百| 类别:武侠修真
    沈炼的目光向天南垂落,肩头的小凤凰因为感应到凤祖的消逝,发出嘤嘤的哭泣声,其情也哀。

    他从未见过凤祖一面,对于疑似凤祖一丝神魂转世的魁漓倒是很熟悉。如今凤祖却是真正消散在天地间了,绝无半分残留。

    这是彻底的涅槃,由此对佛陀的超脱,绝对有重大借鉴意义。

    那是真正的了无痕迹,而非他以往认识到的涅槃之后又复重生,说白了,仍是在红尘苦海中打滚,算不得真正的高明。

    若是如此,后来的魁漓会不见么。

    沈炼知道,魁漓依旧会存在。

    孔宣的不平之意,终究会造化出魁漓。

    沈炼到了这一步,看待世事的角度,已经跟过去产生了明显的分别。

    世间万物的消长生灭,到底不过是一种缘法。

    有缘而生,因缘而灭,左右不是一个又一个轮回。

    这一切都跟镜花水月没有区别,不同的是,在不同的人眼中,那世间万物究竟有多大分量,如此才有多大的意义。

    而道主既可以忽视一切,又可以沉浸其中,只消在世间,便可以有不同的选择,来演绎世事。

    只是无论他如何对师姐、小雨深情,那也不会有以前一样纯粹了。

    沈炼却不后悔,因为他本可以不成就道主。

    他既然做了这个选择,便是遵从了内心的选择。

    从这一点来说,他跟太乙道主却是没什么分别。

    可还是有些不同的。

    在这个时候,沈炼又见到了一个伟岸的存在。他的足下是不周山终年不化的冰雪,前面是一条款款流淌的寒溪。

    溪流上冒着寒气,依稀可见上面有洋洋洒洒的冰花,晶莹剔透,且又美丽绝俗。

    冰花落在水里自然就化开了,而溪流的水比冰花更冷。

    溪流一边是干净的石壁,如同镜子一样映照对面立在溪边的绝色女子。

    女子的美不是世俗意义上的惊心动魄,亦非鬼斧神工的雕琢,也非天然去雕饰的清丽,而是一种柔和的美,教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舒服。

    若从脸部的线条,或者身姿上来评判,她是有瑕疵的。

    可是一切整合起来,就是超乎想象的和谐统一。

    那是任何造化手段都不能造就的美丽,超越了想象。

    她似穿着一身薄薄的白色纱衣,眉毛极其素淡,神情也是淡淡的。

    这不会让人觉得她冷淡,只会是在亲近之中多出一分敬意,不敢有丝毫亵渎。

    沈炼不做思索,就清楚她是谁。

    她是娲皇,以造化成道的娲皇。

    元始虽说也有造物立心的事迹,但跟娲皇的造化之道还是有不少区别。元始的造物立心,属于无心为之,乃是顺应自然的举措。

    娲皇却是有心为之。

    向来都会有人认为无心比有心高明。

    但到了最高明的层次,有无是并列的。因有而无,因无而有。缺失任何一方,另一方都不成立。

    从时间节点来说,如今的娲皇还未造人。

    但她毕竟是道主,所以沈炼见到的也是道主娲皇。

    她也确实在这个时代活跃过。

    算起来,八位道主,沈炼已经见过上清、太乙、佛陀,娲皇是第四个。

    娲皇也是八位道主中唯一以女相显化世间的。

    “沈炼,你身边这只凤凰我很喜欢,你让她跟随我可以么。”娲皇的比春风更柔软,比柳絮更飘逸。

    她缓缓转过身,不周山的冰天雪地,也不算冷了。

    沈炼知道神话记载中娲皇身边确实跟随过一只凤凰。

    他早知道的,所以才会带上她。

    可如果沈炼选择了别的凤凰带着,那么现在娲皇讨要的也会是别的凤凰。

    命运既有注定的一面,也有沈炼这等人物钦定的一面。

    而世间能留下声名的妖魔神佛,本就很少有无源之水,无根之木。

    如沈炼这般机缘巧合,成就道主的。

    无量岁月,仅此一人。

    但也不妨碍其余道主一生经历的传奇以及不可思议。

    沈炼并不觉得自己就能比其他道主高明、厉害。

    如他所言,他和上清道主的斗法,根本就是一场空幻的较量。

    沈炼也不会在这时候大煞风景的拒绝,尽管他可以拒绝,可以改变这注定的命运。

    但顺水推舟,总是省力。

    他不是一个喜欢自讨苦吃的人。

    沈炼轻轻颔首,道:“这自然是她的福气。”

    他肩头的小凤凰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注定了。

    事实上,同样是凤族,孔雀选择了拒绝上清道主,而这只小凤凰选择被动接受。两人将来的命运也有了不少差别。

    孔雀的命运生出许多风波,而小凤凰的命运确实平坦许多。

    但要是说两者谁更赚,却也难说得紧。

    娲皇似不意外沈炼会答应,毕竟她的身份摆在这里,而且女人面对男人,总是要占些便宜的。

    她轻轻笑着。

    明眸皓齿,顾盼嫣然。

    沈炼心如止水。

    娲皇注意到了他的神态,悠悠道:“你跟太上一般无趣,我以为你们是不同的。”

    沈炼含笑道:“我们是一样的。”

    这个“我们”包括太上,也包括娲皇。

    娲皇收起了笑容,淡淡道:“你不必提醒我。”

    沈炼又道:“道友无所不知,又何必我提醒。”

    娲皇轻轻道:“所以我不喜欢跟你们交流,总是知晓一切,很无趣的。”

    沈炼没有回答,因为聪明的男子不会同女人讲道理,哪怕面前的女子实际上是勘破色相的道主存在。

    娲皇道:“你既然见识过诛仙阵了,我也给你点见面礼。”

    沈炼道:“不必了。”

    娲皇微微一笑道:“我偏要送。”

    她微笑中,更有一丝俏皮。

    沈炼宁愿跟上清道主斗上一万剑,也不愿意接受娲皇的礼。

    他是知道娲皇的手段的。

    娲皇不但有乾坤鼎这样的至宝,更有一门宝物,叫做绣球。

    绣球没别的作用,却可以随意给人作姻缘。

    只消沈炼被绣球砸中,他必然会化出一世,跟某个女子成双成对。

    从实质上来说,对沈炼当然没伤害。

    可是从内心上,沈炼是拒绝的。

    如果他想和谁比翼双飞,自然会去做,可不想被强迫。

    但娲皇没有给沈炼拒绝的机会,直接掏出一个艳红的绣球。

百盛娱乐

百盛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