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55:这才是坑王之王(二更)

目录:驭灵女盗| 作者:翦羽| 类别:武侠修真
    “你还不懂你与她遇上的是什么麻烦,我且问问你,她离魂之前,问了你句什么话?”

    动作是慵懒而散漫的,不过邪君的声音听上去,却的确有些认真帮忙的意思。

    卞之问不敢大意,赶紧回答。

    “她问我……南星历法,今日的日期……”

    这的确是个疑点,好端端的,问日期做什么?

    不要听他吹啊!他牛皮顶爆天际!

    苏瞳好不容易从“棉絮”中抽出了自己的右手,用力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感觉卞之问就像一只蠢萌的白羊,正一点点把自己的腿掰断了送入大灰狼的嘴巴里。

    比起眼下正发生的场景,更令她疯狂的是……一切仿佛都在不死鸟师傅的算计中,这到底是她的幻梦,还是真实?

    是因历史不能改写,所以师傅才将自己锁入灯中,那么自己身临此境,又有什么意义?

    还有师傅乃是百道至尊,虽然接触时间不长,却一直给她一种实力远远超越神王的强烈暗示,这样的强者,渡河之舟为什么会枯萎?难道他本人亦殒落在这场雷王殿的浩劫中?

    打死苏瞳,她也不信!

    “这就对了。”邪君声音正经,轻轻点头:“她这种魔修之术,不但对本体伤害极大,而且有着非常严苛的时间限制,我这莲灯呢,虽然说是不伤她根本,却有醒神的功效。”

    “什么意思?”在邪君面前,卞之问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白痴。

    “这还不懂?”

    好听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了,他这埋怨,顿时送给卞之问一万点爆击伤害,明明就是没有说清楚嘛,非要用阅历碾压他的自尊。卞之问在心中默默流血,却还得摆出虚心受教的态度。

    邪君一边摇头,一边重新解释,不过他的解释都是反问句,倒是符合苏瞳记忆中那才情艳冠天地的驭灵至尊形象。

    她这师傅最爱的事,便是让人在不断的思考里,自己寻找答案。

    “她是不是经常莫名地来,莫名地走?有时看着精明得很,有时却又说着一嘴莫名其妙的鬼话?就像她突然忘记今日是南星历的哪天一样?”

    区区几个问题,的确是大幅度地开发了卞之问的智力。

    牧云秋也与他说过,借体易魂之术,就算是魔修强者,也没有几个人掌握得特别流畅,要是经常窜到不同的宿主体内,就容易记忆混淆,更严重者,或导致不可逆转的灵魂撕裂!

    “雪影”是他在南星升天井中认识的女子,想必本尊也曾待在南星,喜欢以南星历来计算时间,这一次,她已到了离魂的极限,在那醒神的莲灯光耀下,突然想起自己的法术快要失效,仓促道别,是以脸上才会浮现出不舍和慌乱?!

    这么一想,好像一切都有了最合理的解释。包括她总是预言自己要死一样,都是胡话!

    卞之问猛地一击左掌,语气铿锵地说道:“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个屁啊!

    苏瞳泪流满面!

    这特么是胡诌,这特么是诬蔑?她是哪门子的魔修?明明是被它人强行掳入梦中的棋子,而且持子之人,十有**,就是她面前这邪性十足的不死鸟!

    被满口胡话者构陷为满口胡话?苏瞳有一种天昏地暗的绝望感,可是无论她怎么生气,这一次被封了嘴巴,势必只能看不死鸟老混蛋一步步带歪卞之问了。

    “虽说前辈是想帮我……可是分明在你回房前许久,她便已被莲灯吸走……”卞之问还在挣扎,抓着最后的破绽不甘沉沦在邪君编织的陷阱里。

    莲灯的发作与邪君回房的时间不一致,不要说他还走在路上,善良的想法就飘过来帮忙了。

    “这就是缘分啊!”邪君长长一叹,将一直攥在手里的鼻烟壶撂在了桌上,手指却是轻轻抚摩起灯上莲瓣。

    靠!好无耻!

    感觉自己藏身之处地震不止,苏瞳一口老血喷在半空中。

    一句模凌两可的“缘分”二字,就把一切不对劲都模糊地遮掩过去。

    “她是混沌之体,对吧。”邪君长叹之后,轻轻从嘴里吐出了这样几个字。

    卞之问一愣,确是想起“雪影”亲口承认的话。

    “不错!”他缓缓点头,既然连这么隐秘的事都说得出来,看样子邪君的确没有唬人,卞之问心中立即相信了个七七八八。

    “这就对了嘛!”看着卞之问慢慢信服自己的模样,邪君的嗓子眼里,发出了一声微不可查的轻笑:“世上所有混沌之体的修士,因为体质问题,都很难修炼到至臻境地,所以混沌体要不碌碌不为,要不沦落魔修。”

    “可我莲灯,却是一件专门帮助混沌体修士修炼的至宝。可以令他们突破先天条件的束缚,本来拿出此物是专门用来与你父亲赌宝的,没想到在此之前,却让它遇见了一个难得的混沌体妖女。而且当时她还处于灵魂极度危险,面临崩溃的地步,所以无需本君催发,便自行将她吸入了灯内。”

    卞之问瞪着眼睛,将邪君的话在心里循环了一百次。

    这么听来,的确是他救了“雪影”!

    当下生出许多感激,卞之问拱手朝邪君拜了又拜。

    “晚辈之前实在鲁莽,还请前辈不要放在心上。”这感激的确是真心的,毕竟妖女现在就是卞之问心口的一枚红朱砂。

    你个榆木脑袋!你个坑王之王!

    苏瞳睚眦欲裂,朝着一脸呆憨的卞之问和没有脸的不死鸟比出双手中指!

    之前曾想过不死鸟与康仁谁更厉害,经今日一场胡诌,苏瞳蓦然发现,比起不死鸟这老混混,康仁……特么才是渣呢!

    山外青山楼外楼,坑王之道,永无极致!

    “走吧!”

    就在卞之问还消化着邪君由敌到友的转变时,对方已经不知何时站起,施施然走出房间。

    “干什么去?”

    卞之问抬头便见邪君侧立于门前的风姿,树影剪出的碎金浮动在他的足下,轻风吹拂着他恣意散落于身后的长发,这一幕惹得他在心中连连感慨,以后这世上第一美男子的宝座,还是让给眼下的红衣的男子吧。与他相比,自己的确自愧不如。

    “你父亲在传心殿,等着我们赌宝呢。”扬了扬左手,那枚精致的莲花灯盏,正静静躺在邪君掌心。

    “那……那我的‘雪影’怎么办?”卞之问匆匆追上邪君的脚步,本以为雪影被收入灯内,邪君会换一件赌宝之物。

    “怎么办?正好与我相互成全。”邪君轻笑起来:“她在灯里,可以养魂,同时有了她的精神力量,我的莲灯威力也将大幅增强,我赢面变大,不是你期待的事?”

    邪君的步伐顿了一下,虽然幻法遮掩了他的真容,不过卞之问却能感觉到一双促狭的目光透过轻雾落在自己身上。

    “不过你得答应我,下次再也不要来我屋子里盗宝了,烧了便罢,要是吵醒我的一些小宠物,你与那带刀的小子,可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卞之问大窘,没想到自己和牧云秋的破坏,甚至不喜欢父亲这点,都没能逃出对方的眼睛!

    “下次再也不敢了,多……多谢前辈不与我们计较。”扬着红脸,卞之问艰涩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感激。

    “要谢一会儿再谢。”邪君微微摇头。“毕竟本君还打算再帮你一把。”

    “什么?”卞之问也停下了脚步,诧异抬头。

    “我会与你父亲说,这丫头……被我收了徒,你看如何?”摇着手里的莲灯,灯火浅浅的光焰,完全照花了卞之问的眼。

    卞之问足足愣了片刻,身体便朝地面坠去。

    邪君的成全,远远超过他的预期!

    之前妖女便说,想见他的兄弟与父亲,却被他打了个马虎眼儿糊弄过去,并不是防着她做些什么,而是防着他那说不通道理的混蛋父亲!

    若问世上,他最恨的人是谁,必然是父亲无疑。

    卞冰雷古板残暴,若能给他选择出生的权利,他断然不想生在卞家。这就是他宁可不回神界,在真仙去守一个小小升天井的初衷,世上任何地方,都不会有此地这般令人窒息的感觉,若不是这十日是母亲的忌日,打死他他都不会出现在雷王殿里。

    倒是牧云秋,反而与父亲关系好一些,牧云也是他唯一一个被父亲接纳的朋友,可以想象,一旦父亲发现他钟情于一个来历不明的妖女,会对“雪影”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可是只要“雪影”成为邪君的弟子,以父亲对邪君的态度,自己先前的所有担忧都将立即烟消云散。

    “不用跪!”邪君愣了一下,没想到卞之问这高傲的雷子,居然会因为这样一个原因而向自己行这么大的礼!

    真的是……头痛啊!

    轻轻拂手,卞之问的双膝便被强行抬了起来。

    “等你真成我弟子的心上人,再与她一齐来行礼吧,不然本君受不起。”邪君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疲惫之意从身上散出。

    原来……

    我早是师傅的弟子?

    苏瞳呆呆坐在莲灯之中,灯被不死鸟拿在手里,藏在灯里的她,仿佛也能感觉到师傅指尖的温度。

    ------题外话------

    你们感觉到没有,毛毛隔着屏幕,讨要月票的小手……

百盛娱乐

百盛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