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桃花不知流水意

目录:明惠郡主| 作者:一只梅花鹿| 类别:都市言情
    ♂

    薛氏的肚子也慢慢显怀,安铃罗现在每日都搬着小凳子坐在薛氏的床旁,目光温柔地看着薛氏的肚子,轻声说道“娘,是不是应该让您搬到其他的院子去,您这院子左右都不舒心,铃罗觉着,还是要去安静舒适的卧室里住着。”

    安铃罗近日总是翻着古书,古书里提到过怀孕的妇人应该如何,《胎产书》中说,“见物而化”,“内象成子”,意思便是,怀孕的人的视听言行会对胎儿的形象产生直接的影响,所以孕妇应多见仪表堂堂的君公,不要见矮小的侏儒和丑陋者。

    妊娠之后,则须行坐端严,情绪和悦,常处静室,多听美言,令人讲读诗书,陈设礼乐,耳不闻非言,目不视恶事,如此则生男女福寿敦寿厚,忠孝贤明。不然男女既生,多鄙浅不寿而愚,此所谓因外象而内感也。昔太壬娠文王,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恶声,口不道恶言,世传胎教之道,是谓此也。

    这些日子安铃罗常翻看关于胎儿教育的古书....

    周文王的母太壬亲重视胎中教育,而琪琪也常常在耳边念叨什么胎中教育尤为重要...

    而就这一点安铃罗思来想去,不可见外男,薛家男儿又在江南,家中的男子见得最多的便是安明辉,想到安明辉那一副虚伪的嘴脸,安铃罗恨不得马上让薛氏不要出门,安安心心在幽静的院子里过日子。想了想,师傅总是一副不修边幅毫不在意的模样.....要说身边清秀俊美的人...安铃罗脑中便浮现出那一抹如墨竹般的身影....眼眸幽深似乎带着浅笑....

    安铃罗摇摇头,近些日子自己似乎有些浮躁...

    希望自己的弟弟或者妹妹能够懂事聪慧,伶俐贤良.....解娘亲心郁,而不是同前世的自己那般...

    看着安铃罗一副认真的模样,薛氏不由嘴角挂上一抹宠溺的笑容,傻姑娘,专注的模样真是像极了明辉,薛氏每当想起,腹中还孕育着明辉的子女,心中一丝刺痛,又忍不住内心的欢喜...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止不住秋菊霜花满画楼...

    安铃罗轻咳一声“欲令子美好端正者,数视白璧美玉,看孔雀,食鲤鱼。欲令儿多智有力,则啖牛心,食大麦。欲令子贤良盛德,则端心正坐,清虚和一,坐无邪席,立无偏倚,行无邪径,目无邪视,不妄喜怒。……好芬芳,恶见秽臭,是谓外象而变者也。”看到薛氏明显一愣,安铃罗这才埋怨道“娘,要多接触美好的食物,注意饮食,呼吸芳馨的空气,视听言行与思想情志符合规范。呐,最重要的是,不可胡思妄想,内心应保持恬淡宁静,喜怒哀乐适度。”

    薛氏一愣,抛开脑中的杂念,朝着身边的白妈妈笑道,“看看这家里小管家婆...现在都会用古书来批评人了。”

    白妈妈附和道“这也不知小姐爱读书,是好事还是坏事。”薛氏笑着说“以前还觉得是好事呢。”

    听到房里的欢声笑语,青莲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推开房门,“小姐,琪琪来信了。”

    安铃罗起身的同时静静看了身后的白妈妈一眼,白妈妈心中一个咯噔,琪琪,那是?孙四娘的小女儿?看到夫人也没有叫自己出去的意思,白妈妈只得轻声询问道“夫人,老奴去给您将糕点热一热。”

    薛氏摇摇头表示了拒绝,白妈妈只得站在床旁边,微微垂头,薛氏专注地看着站起来的安铃罗的背影...上一次去灵隐寺,回来的时候她便看到了铃罗身边的贴身丫鬟少了一人,这几个丫鬟除了冕儿从小跟着铃罗,其他的薛氏也暗中观察着...总觉得女儿似乎藏着什么秘密,这孙四娘被铃罗刻意冷落了这么些时间,为什么她的女儿,铃罗看起来还宠着几分..这是何意,薛氏一直也未曾想通透,如今铃罗当着她的面将这封信打开,应该也会为她解惑了吧...

    安铃罗低头拆开信件,一时有些哭笑不得,这些日子的担心在琪琪的来信中似乎消除了不少...

    想必也是觉得自己歪歪斜斜的字登不了大雅,又可能是怕自己的信到了有心人的手中,信纸中只画上一副图画,旁边写着,附注:老板大方回来给放假吗

    画中的人,便是琪琪平日里常画的火柴人,火柴人与另外的几个人吵架,然后吵赢了,火柴人挠头苦想,写出了一张纸,火柴人静静坐在床边,照顾着另外的人,火柴人牵着另外的人“笑容满面”去了其他的地方....

    很好,安铃罗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一旁的冕儿打了个哆嗦,怎么收到信的小姐跟看信的小姐仿佛两个人般?是她的错觉吗?冕儿不禁问道“小姐...这琪琪,在那边怎么样呢?”

    安铃罗笑着道“活蹦乱跳,很有精神...”冕儿咽了咽口水...那小姐你...冕儿侧头看了一眼淡定的青莲,好吧,当她没说。

    青莲内心叹气,琪琪,你以为小姐能看懂你的鬼画符,便放纵自己不好好去写字...青莲道“太傅大人的人也来到了府中。”安铃罗露出一个怪异的表情...“让他等一下罢。”说着一顿,“哪有人的字在学习后还能写成这般模样...等她回来的时候,功课加倍。”安铃罗云淡风轻丢下这句话,便又坐到了薛氏的旁边,薛氏这才问道:“那孙四娘的小女儿...是为何?”安铃罗吩咐道“白妈妈,帮铃罗去泡一壶菊花。”白妈妈这才俯身告退。

    安铃罗将嘴凑近了薛氏耳边,轻声道“琪琪,治好了现在温陵的瘟疫。”薛氏倒吸一口凉气,沉默了许久,慢慢缓了缓,遂才问道“铃罗,此话当真?”

    安铃罗轻轻点头,“娘,孙四娘,吃里扒外,不能再留了...”

    薛氏沉默了,当初生铃罗,奶水不够,这才请了乳母,无论是在哪里,乳母虽然身份不高,毕竟承了情,若是哪家大户虐了乳母,这传出去,会影响待字闺中的女子...“四娘一直在府中这么些年...若找到犯事驱除,怕也不是易事。”

    薛氏是知道二房刚来的时候,孙四娘便去了二房谄媚,可是当时她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事情...

    安铃罗摇头“娘,琪琪这般行为,必定引来针对,若是...孙四娘借势而起,一个奴籍的人...别人定会言我王府做妖...何况,乳母贪小便宜,喜爱钱财,在娘亲看来这事是小,但是若有心人害我们,这...便不仅仅只是小毛病了...而是一处裂缝,只待人撬开...往里塞满...”

    青莲面色微变,小姐,这是为了琪琪在考虑...

    那么琪琪,心中会如何想呢...若是她并不能承情...又如何呢..www.7kankan.com

百盛娱乐

百盛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