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各方势力整合

目录:唯一法神| 作者:神击落太阳| 类别:百盛娱乐
    美王世子赵美玉身边坐着另外一位白衫公子,他就是十分奇葩的贤王世子赵诗书,这位顶着“贤能亲王传人”头衔的十九岁男孩纸,相传一生之中没有穿过华服,所穿的衣物全身加起来不会超过三处花纹,是个“清心寡欲,不闻窗外事,低头只顾犬儒书”的“呆世子”。据说此人张口炼丹方术,闭口古文典故,三句话不离史学金典,前辈经验,对于今日朝政军国之事,不是斥为“苟且之事”就是彻底避而不谈,因此除了让人知道他和美王走得很近之外,从来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和朝堂上的什么党羽势力纠结在一起,不像美王,从曝光了“宾客门”之后,就一直和阎党,和当今太子赵激越勾连起来,也因此很多人都认为贤王世子赵诗书是阎党一派。此时这位一生不穿华服,浓眉大眼,面色暗黄,身材也十分雄壮的短发世子,一声不响地坐在赵美玉旁边,不像是他的跟班却分外像他的保镖。不过,这位赵诗书虽然生得威猛了一些,却是个十足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可怜书生,二十二岁进士出身,一生之中几乎没怎么练过神功,那一生肌肉不过平日里锻炼石锁练出来的花架子而已,真正的修为,居然只有《清风决》五重,也就是刚刚能凝聚罡风的地步。

    他的旁边,就是另外一些名不见经传的神功门派,甚至连某些杀手堂的人物都出现了,再之后,才是东王世子赵冷澈,幼王赵飞流,德王家的一位银尘还没记住名字的世子,崇王世子赵玉衡,尊王世子赵德天,以及银尘身边的真王赵凌风。银尘大略估算了一下,除了八大王(尊,崇,真,德,贤,***,东,西王无世子,因此不参加这次活动)世子,十国公(诚,实,守,信,孝,义,荣,光)世子,一共十八股势力之外,余下的三十二股势力,都是江湖上的修士门派,其中除了银尘代表的金刀门,杨紫依代表的解语宗之外,天榜中有名气的大门派,居然就只剩下一个毒龙教了。寒山寺只是破了阵法,以及做些主持和应急的事项,寺中僧人没有一个贪念宝物秘籍(有贪念的人在寒山寺呆不下去的),自然不会有人来争夺这座宝鼎,由天方阁和玄剑门合并起来的玄天阁,因为四月廿六日劫走了尹山峦,此时正在被朝廷暗中追击,不好露面,当然他们也基本上看不上玄罗宗的什么宝物,而天杀魔宫正在清理私有的秘境,无暇他故,铁剑门此时彻底投靠真王,魔威阁彻底投靠尊王,而神剑门彻底投靠美王,三位世子就可以同时代表这三个门派了。其他的门派,像黑山庄,天魔门,猛鬼道之流,都将东海秘境视作鸡肋没有派什么得力弟子前来,自然也不能成为端坐在这里的五十人之一,也因此,在银尘觉得差不多是上午十一点的时候,在经历了最初的鲜血淋漓的试探之后,代表东海秘境势力的领军的五十人,只能坐在魔威阁和神剑门配发的凳子上面,围成一圈儿,共同商讨这个看起来就不简单的宝鼎的归属。

    银尘由此得知,江湖上其实还是有一套规矩的,这套规矩在两个门派之间似乎不太起作用,可是在这种各路门派集结,仿佛神功大会一样的场合,却最能被人想起。当一件事情无法定夺,使用武力会引发混战而胜负难料时,江湖门派之间首先想到的不是直接开打,而是先坐下来谈谈,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解决的方案,谈不拢了或者牵涉太大了,才会来一场时常能见到的血雨腥风。

    银尘来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小范围地争吵过了。

    “这尊宝鼎,有人知道是做什么的吗?”银尘坐下之后,首先发问的,还是那位领着一帮小正道的幼王赵飞流:“若是无人知晓,那么还得归本王所有,毕竟本王最先发现它的,先到先得!”

    “这宝鼎可不是你先发现的。实际上,是俺们穴蛇帮先……”不出意外地,没有直接对上银尘的詹光腾地一下站起来说道。

    “是你们先发现的空地吧?嗯?你们也不过是先发现了空地而已!”银尘冷笑一声,张口就将詹光的话给顶了回去。

    “小子!你没神功修为就少在这里……”詹光咋咋呼呼地挑衅道,不料猛然间一股强横的杀意就将他锁定,让他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嗓子眼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小兔崽子!你那点独角老鼠一样的玩意,在老夫眼里,和没有也没什么区别。”河老的声音伊森如同地狱。

    “你们?!”詹光吓得不敢吱声的时候,赵飞流却又站了起来:“赵凌风!你居然和金刀门的人……勾结在一起?”

    “银尘先生,是我师父,你有意见啦?”赵凌风斜眼看着这位所谓的叔叔,觉得他连当自己哥哥的资格都没有:“我们原本就是一体的。”

    “那你们就不应该占两个位置!”赵飞流面对赵凌风化气境界的威压,依然大着胆子喊出这句话。

    “那一切就拜托先生了。”赵凌风干脆利落地起身离席,同时吩咐后面的老人:“河老,帮衬着点师父。”河老点点头,慢条斯理地走到拜狱身边站定。

    “等等!”赵玉衡,赵德天,赵飞流,赵美玉四个人同时出声,想要挽留住已经朝外走出一丈远的赵凌风。

    “兄弟,有话好好说,咱们现在是在解决问题。”赵德天首说道,赵凌风停下了。

    “是呀兄弟,别耍脾气嘛!这次东海秘境,总么也是我们这些皇亲贵胄主导嘛!”赵玉衡打着圆场。

    “真王大人,宁这样起身离席,可就显得小气了呀!”赵美玉的语气中带着讥讽。

    而最后的赵飞流,却说出一句让人没法应对的,可笑又有点中二的话:“你和金刀门联合?你这样做,置其他人于何地?置皇上要求的公平竞争于何地?”

    他这一声质问,将四位赵家兄弟问得愣在当场,过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赵美玉在朝各位拱拱手:“让各位见笑了,这位王爷其实……嗯!”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食指画了个鸭蛋一样的圆圈,那意思很明显,就是指赵飞流的脑子有问题。

    在座之人,好几位都一手掩面,真是不忍直视了。

    “你胡说什么呢!没大没小!”赵飞流狠狠瞪了赵美玉一眼,而此时赵凌风已经被两位酒肉朋友拉回原位了。

    “各位管人!”银尘身边的那位毒龙教的女孩子猛然站起,朝赵德天的方位一拱手道:“方才说到这次东海秘境以帝国皇亲国戚为主,小妹就不明白了,这秘境本身是无主之地,寒山寺的大僧人们都不敢窃据己有,还要发下般若令广邀天下修士,共同进去来验证机缘,怎么到了诸位嘴里,就成了皇家猎场一样的存在了?”她质问着,语气和罡风之中隐隐带着一股尖锐而疯狂味道,毒龙教如今已经是公开叛国的组织了,可是因为朝廷的软弱和哈罗大笔的政治献金,居然让毒龙教这颗毒瘤在南方帝国合法地存续下来是,恨之可以公然参与到这次秘境活动之中,不得不说是对南方帝国最大的讽刺。

    究其原因,还是凌华皇后,决意要保住毒龙教啊。

    她的声音里满是明亮亮的质问和威胁,相对于正常女性更显娇小的身躯上弥漫起红黄绿三色罡风,一股股阴冷如同水雾,却带着剧烈的腐蚀与衰败特性的气息散发出来,杀道的威压,在那不经意间就弥漫全场。

    世子们的脸色都阴暗了下来,蛮横又根植的赵德天更是冷詪一声:“小丫头!你可别得寸进尺呀?今天在这里,别以为朝廷里面有人保了你们,你们毒龙教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了?朝廷这次可下了旨意了,这东海秘境就是朝廷所有,想要在里面安安稳稳地走一遭,就得看着我们这些王公大臣家的脸色呢!这秘境,我们就占了,你能如何?不想看我们脸色的,可以,赶紧给大爷我滚!不滚?那看看你们诸位的山门,到底还在不在原来的地方了!”赵德天说着,一股跋扈蛮横的气势爆发出来,虽然不过入体境界,可是他身上的气势在他**裸的威胁言辞下,反而比那返虚高手更能让所有江湖门派畏惧。

    “我说殿下,这不符合江湖规矩吧?”黑魔宗的领头弟子颤颤巍巍地反驳道,看得出来,赵德天的那股“官方认证”的罡风气息,对诸位仁兄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规矩?咱朝廷定下的就是规矩!你不是不知道吧?朝廷打算废掉神功总盟的天榜,改用白龙帮!这天下的善恶真假,总不能一直掌握在前朝余孽手中不是?”赵德天说得振振有词,门派代表们听了却脸色发灰。“不过就是阿谀奉承之辈的排榜而已。”银尘甚至听到身边的杜无心讥讽了一句。

    “那寒山寺不管吗?这东海秘境可不是你们所谓朝廷打下来的!”杜无心力争道:“你们这些所谓的朝廷官儿,在这东海秘境开启的过程中可起了丁点用处吗?这种不劳而获的作风,传出去了,只怕真的会让人心向北呀!”

    这话诛心了。银尘有点惊讶地转头看着这位外表娇滴滴,却有一颗极端偏执的冷硬心脏的女孩子,真没想到她居然有胆子说出这样的话来,真不怕朝廷下了决心,发兵征讨他们毒龙教么?

    “寒山寺的那些个鬼和尚,只怕现在正应付法华寺的大师们呢!三玄大师,柳叶大师,双灯大师可都来了,这回俺家倒想看看你们谁还敢乱叫?”赵德天故意说得又轻又慢,却让近乎所有的门派代表们低下头。法华寺这五年来可是有着超越寒山寺的影响力,而赵德天点出的那三位大师,据说都是御林军,也就是所谓大内高手们的师父,是南方帝国皇室禁城中真正的绝顶高手,这几年早已凶名在外。随着寒山寺的低调隐退,加上天变对世人记忆的某些修改,如今的人们,似乎正在忘却寒山寺曾经具备的深不可测的实力。

    然而名气终究不能变成实力。银尘听了赵德天的话,发出一声短促又冷酷的笑声。法华寺?投靠了朝廷,靠着开光神兵灵宝,给人算命解惑勉强维持着运转,却比皇室还铺张浪费的法华寺?那么一群不过分神合道境界的家伙,返虚金丹都凤毛麟角的所谓“天下第一佛门”,有资格和真正的内家禅宗圣地,寒山寺,相比?

    “真要车轮战起来,师父一人就可以打他们十个了!”银尘低头,眼前就浮现出玄智大师那慈祥的面容,还有早课时候,那对着朝阳挥出的无相劫指,那真是如同重锤一样的指力。

    银尘的表现并没有引起众人的主意,就连他身边的杜无心,都被“法华寺”三个字摄服,不敢再言语了。

    赵德天看着诸位都服了软,便得意扬扬地吩咐道:“明泉儿?”

    明泉从杨紫依身边站起来,朝诸位一拱手,然后从袖子里抽出一张黄绿色的圣旨来,那圣旨的纸张颜色诡异,居然带着一丝碧油惊心一样的发光的绿色,银尘看着只觉得奇怪,却猛然听到杜无心在旁边嘀咕了一句:“圣旨被人下毒了……”

    银尘瞳孔猛缩,视线转过在座的所有人,没有人表现出任何异样,而明更是毫无所觉,银尘脑子里微微混乱起来,他想不出究竟有谁要在这份圣旨上下毒。

    明泉展开圣旨,柔声诵读,那圣旨的意思众人都听得明白,就是东海秘境,为朝廷锻炼各路世子王子之专用秘境,任何江湖门派不可沾染一草一木,想要在秘境之中有所收获,必须向某一位世子宣誓效忠,然后在秘境之中的一切所得,才会成为这个门派应有是收获。说来说去,竟然和真王拿到的那份圣旨出入极大,并不是要求每位世子必须得到三件神兵,三本秘籍,而是每位世子手底下笼络效忠的门派,加起来能够得到三件神兵,另外加上三本秘籍就可以,若是不能,便是无能之辈,在如今北人强势,天下匪寇蠢蠢欲动之时,这样的无能者自然会被唾弃,会被随意地牺牲掉。

百盛娱乐

百盛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