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6 毫不拖泥带水。

目录:倾世嫡女归来| 作者:樊大大啊| 类别:其他类型
    老夫人经过宋德利这样的人渣之后也是怕了,生怕自己的女儿要是再找一个也是跟宋德利那样唯利是图的人又该怎么办?

    所以老夫人心里就想着给欧阳淼招一个上门女婿,这样家产也在自己的手中,不怕那个上门女婿会翻出什么浪花来。

    欧阳淼现在可是开心的很,都快上天了,自然是不会知道老夫人心里在想什么,随后就傻笑了两声,然后放开了老夫人,“娘,我这苦日子总算是熬出头了,那么一大家子欺骗,总算是被我给摆脱掉了。”

    “好,就冲着我宝贝女儿这个傻劲儿,今天晚上加菜,想吃什么,跟娘说。”老夫人也乐呵呵的回答欧阳淼。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做的菜都是欧阳淼所喜欢吃的,但是因为那么一家子人欧阳淼的食欲不振,并没有吃多少,一直都是行如嚼蜡。

    只不过现在欧阳淼的心情好,马上要是做她自己喜欢吃的,那肯定也会吃不少。

    宋德利还有宋玉梅跟胡氏三人都坐在一个马车上面,然后灰溜溜的离开了官府。

    宋德利跟他娘一样,脸色都是铁青的,只不过宋玉梅心里还是有一点心惊胆战。

    但是心里依然是有一点窃喜,在庆幸着,还好自己刚才没有冲上前去跟她娘一块儿在哪里闹事,要不然这面子估计都又要丢回咸阳了。

    丢面子事小,说不定还要吃牢饭呢。

    至于宋德利还有欧阳淼和离这件事,已经是铁板上钉钉的了,她也没有感到意外,因为在来了长安城之后她就知道欧阳淼这一次肯定是会跟宋德利和离。

    忍了这么多年,就是个好脾气的人也那样,都该发火了,更何况欧阳淼那个火爆脾气能忍这么长时间,那可真是天下红雨了。

    只不过宋玉梅还是聪明的,知道不能把自己的情绪给显露出来,要不然宋德利不骂死她。

    就在这时,宋德利也开口,“我跟欧阳淼过了这么多年,虽然知道她是一个犟脾气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么的不留情面,毫不讲究私情。要跟我合力的时候,丝毫都不拖泥带水,仿佛我就是一个猛兽一样。”

    说到这里,宋德利脸色就越来越难看,要不是兜里还揣着那份和离书,他都压根儿不敢相信,欧阳淼居然真的和他和离了,一点留恋都没有。

    胡氏撇了撇嘴,她又何尝不是跟宋德利想的一样,心里也有一点怨恨。宋玉梅要不是她昨天晚上闹出的那一出,说不定欧阳淼根本就不会想跟宋德利和离。

    只不过胡氏也就是心里怨恨宋玉梅,根本就不敢说出来,毕竟自己还有把柄在宋玉梅的手上,她肯定不敢蹦哒。

    “儿子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现在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让你妹妹留到宰相府,要不然咱们之前的计划那可就都是功亏一篑。”

    胡氏虽然生气,但是也没有忘记自己来的主要目的,而且现在仍然是不死心的,还想把宋玉没塞进去。

    她自己也不想一想宰相府到底能不能看上宋玉梅这样的人,就宋玉梅的那个德性,是个人都不待见她。

    宋玉梅张了张嘴,想本能的反驳,但是又随即一想,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就算自己想要留到宰相府,那也不是他们能够决定的,主要权,可是还都在在相爷的手里,就是他们想的,再怎么美那又有什么用?

    宋玉梅经过那天的事情倒也看的是通彻,一点都不敢打,什么鬼主意了,也不在做自己的春秋大梦。

    她是真的,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了,在相爷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攀附上的,说句难听的就她现在这个样子,估计就是当一个暖床丫鬟都可能配不上宰相爷。

    宋德利听到自己娘这么说,又回过神来,然后脑筋转了转,“你说的对,现在的主要任务是这个。要不然这样吧,咱们一会回宰相府,打着没有地方落脚的借口先留下来住两天,然后瞅准机会立马出手。”

    本来的计划是让宰相府的人自己提出来这件事,他们是女方,好歹要矜持一点,但是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把宋玉梅留在这里就好了。

    只要宋玉梅能坐着那个位置,那自己跟欧阳淼和离是什么大事情。

    只要到最后宰相府变相的成了宋家的,那欧阳淼到时候还不是得要回来,然后求自己收留?

    到时候欧阳淼还不是得要看自己的脸色生活,那自己到时候想怎么折磨她,就怎么折磨她,不狠狠的出了这个气,他就不姓宋。

    “这个法子好。现在正是年关,许多客栈也都关门了,就算没有关门的,那也都是爆满,咱们就借着这个借口,然后留在宰相府,到时候不怕找不到机会。”胡氏也冷笑了一声,然后回答宋德利。

    要是无功而回,那可不就是枉费了她这么些日子以来在这件事情上所费的心思?

    她可从来都不做赔本的买卖,这次回去必须要有所收获,要不然那对得起自己吗?

    而身为当事人的宋玉梅则是抿着嘴一言不发,静静的听着旁边二人的谈话,好像他们要送到宰相府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甚至宋玉梅心里都有一点厌恶,现在的哥哥还有母亲。觉得他们的野心实在是太大了,宰相府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收下的吗?

    要是真的那么容易打垮,那欧阳磊岂不是白做了这么多年的宰相,连这一群人都斗不过,那又怎么在朝为官,跟其他人打交道?

    她的好哥哥,还有这位好母亲真的是把事情简单想得太简单了,宰相府固若金汤,虎视眈眈的有那么多人,为什么母亲和哥哥就一定会认为他们可以杀出重围,然后一举拿下宰相府?

    要知道其他的竞争对手身价可能不比他们差,这可真是迷之自信呀。

    就是不知道,到头来打脸的时候他们的脸会不会疼,会不会红?

    宋玉梅闭上了眼睛,不愿意再想这些,她再想要是回到了咸阳,要不然也出去过算了,因为这次肯定是无功而返,到时候就算娘可以护着自己,那又能护得了多长时间,她又有多少活头。

    这宋家真正的事儿的还不就是自己的哥哥?那自己可就没有他的把柄,然后来拿捏他了,到时候能有自己的好日子吗?

    还不如出去过一过,实在不行养一个小白脸,这漫长的日子那可就好打发多了。

    想到这里,宋玉梅就有一点想要迫切的回到咸阳,然后立马离开宋家,带着自己的银子出去单过,那可比现在的日子快活多了。

百盛娱乐

百盛娱乐